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厦门贵宾网

 找回密码
 注册 送乐优团购网优惠劵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299|回复: 1

世界上最牛X的房产证是怎么出台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 15: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司法的立法空白,让小股东的数千万资产一夜之间消失,是谁在损害小股东的权利?
*一份可疑的评估报告,把一个县超十分之一的年度财政收入抹掉,巨额的税收流失谁之过?
*一个停建几年的半拉子工程,竟诡异地出现了“早产”的房产证,真的房产证背后究竟谁在造假?
  绣水街,算得上是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最靓的一个窗口,这条街上每天商贾云集的热闹景象才能体现出“北方家具商贸之都”的风范来。而在这条黄金商街上,两幢占地近400亩、处于停工状态的商业楼与周围气氛显得格格不入,而围绕着这两幢“半拉子”工程的斗争,当地人说这两幢楼的背后不仅把商界的残酷博弈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且也再次将中国特色的官商混沌状态显露出来。
  小股东数千万投资一夜蒸发:大股东黑心
  说起香河家具行业的发展,不能不提广东人谭妹良,1998年,他和香河本地企业家张玉静、崔长林三人合作搞起了“北方广东家具批发城”,2002年,又建设北方最大的“金钥匙国际家具(香河)汇展中心”,正是由于他们企业的带动作用,香河家具行业才有了今天的辉煌成就。
  由于当时香河家具城的广告投入和低廉的租金,家具城生意红红火火。这让谭妹良他们看好了香河家具城飞速发展的希望,出于当时的特别原因,他们不方便再出面投资新场地,于是谭妹良就找到了广东老乡黎经炜出面。20039月,由谭妹良、张玉静等人出资,以谭妹良姐姐谭利兴名义与黎经炜等人共同注册成立了“河北省香河县经纬家居装饰材料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纬公司),谭利兴这个名字成了谭妹良、张玉静、崔长林等人利益共同体的代名词。据悉,经纬公司注册资金1500万元,其中,黎经炜等人出资900万元,占股60%;谭妹良、张玉静、崔长林等人共出资600万元,占股40%(后公司扩股,但各方持股比例未变)。黎经炜任公司董事长。
  经纬公司成立后,全部业务就是运作“香河经纬家具装饰材料城”的市场开发和建设项目,并于2004年向香河县土地管理局受让了面积为386亩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为此支付了每亩7.333万元,共计约2800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取得该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证。同时,还为与该地块相邻的一块面积约为300亩的国有土地支付了500万元定金。随后,公司在已取得的土地上进行了市场建设项目的施工,这两块地及其相关权益几乎是公司的全部资产。
  2006年初,黎经炜以自己亲妹妹的名义注册了“香河彩星公司”,其最大股东和法人代表为正是经纬公司股东黎经炜的亲妹妹黎桂芬,一个无钱的打工妹。
  2006315日,经纬公司召开股东会。“在我们代表40%股份的股东的强烈反对下,黎经炜等人仍然做出决议,将经纬公司已取得的两块土地及其相关权益以极低的价格转让给他们的关联公司香河彩星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股东之一张玉静难掩气愤。
  “就这样,通过一场‘左手倒右手’的交易,同样的资产,原本占经纬公司60%股份的黎经炜等人实现了100%持有,而我们3个小股东则只剩下一张因未年检而被吊销的营业执照,40%股份的财产权离奇蒸发。”张玉静说。
  据介绍,2004年共同成立经纬公司后,公司在香河县以每亩7.333万元的价格出资2830万元,合法征用了国有土地386亩。此后的两年,香河经济飞速发展,经纬公司原有土地的使用权价格已暴涨了10倍。截至2006年,经纬公司旗下的386亩土地已增值至2亿多元,公司原始资本翻了几十倍。然而经纬公司却仍以每亩7.333万元的价格将386亩和地面建筑物整体卖给了香河彩星公司。
  “公司法第二十一条和第四十四条从立法本意上都是为了保护公司的小股东合法利益和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行,对于决定公司命运的重大事项,国家法律制定了强制性的三分之二表决权通过制度。但对方却创制性运用了一个‘整体资产转让’这样一个概念来掩盖自己的违法行为,”张玉静对此难以理解。
  据了解,《公司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也明文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然而在其后的法院诉讼中,法院却认为:公司法第四十四条中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的事项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而转让公司整体资产并不属于该条款规定的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的事项,因此认定此次转让有效。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转让公司整体资产明显是比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更重大、更严重的事,如果这都不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这种对小股东保护的设置有任何意义吗?黎经炜由自己无钱的亲妹妹在3月份新设一个彩星公司,4月份就将公司资产整体以超低价转让,并且彩星公司成立后由黎经炜实际控制,对外招租时所有租金都是打入黎经炜账户。这是一起明显的恶意串通,损害小股东的行为,如果法律对此都不给予制止,社会还有公平正义可言吗?”对于法院的判决,张玉静充满了困惑。
  一个有意思的情节是,检察院对黎经炜调查时,黎经炜承认:“香河彩星经纬家居城有限公司实际上是我经营管理,我妹黎桂芬是给我打工的,这次买卖其实是我从左兜倒到右兜。”
  蹊跷评估报告损失15%县财政:颠倒黑白
  随着案情的不断发展,张玉静等小股东发现了越来越多的蹊跷事。
  20039月,经纬公司以每亩7.333万元的价格,共出资2830万余元,合法购得国有土地386亩。此后的两年,香河经济飞速发展,明眼人都能看出,经纬公司这宗土地的使用权价格已暴涨了数倍,曾有评估公司评估此宗土地价格为2.28亿。然而在此定价两年半后的20062月,黎经炜聘请的廊坊天元会计事务所作出评估的市价仍然是2830万余元,正是据以此,经纬公司以低于市值近十倍的成本价将这块土地的价格转让给了自己妹妹的公司。
  据此,廊坊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也介入进行了调查。20095月至7月,廊坊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委托北京仁达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这宗土地进入了评估,该公司具有国土资源部、建设部、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的土地评估、房地产评估、房地产司法鉴定评估的最高资质。该公司会同北京博林不动产评估有限公司以2006222日为估价基准日,对这宗土地进行了估价。结论是在各种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以2006222日为基准日,该地土地的使用权价值为2.0865亿元,与经纬公司的转让价格相差7倍多。
  “任何有常识的人都能明白的一件事,一个专业的评估公司却作出了这样一个评估结果,很明显,这是评估公司跟黎经炜的恶意串通,提供虚假证明文件,严重损害小股东的利益,是赤裸裸的犯罪!”谈起这份评估,谭妹良至今还心有余悸。
  而据业内人士估计,以2830万元转让土地和以2.0865亿元价格转让,其中相差的营业税及附加、印花税和契税、土地增值税等国家应征收的税费相差4000万元左右,也就是说,这样一份蹊跷评估报告导致的公司转让土地能少交4000万的税费。而据官方资料显示,2006年香河县财政总收入为50266万元,县本级收入27951万,这一流失的税费占2006年县财政总收入的8%,占县本级收入的15%
  “早产”房产证为哪般:××勾结,隐藏腐败
  与这份蹊跷评估报告相比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张玉静等人发现了另外一件更令人恐慌的事。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彩星公司提供了几份证据让张玉静等人大吃一惊:彩星公司竟然提供了彩星经纬家居城房屋产权证明!
  而事实是,因为官司纠纷,经纬家居城的建设一直停下来了,是一个典型的“半拉子”工程,这样的工程怎么可能就会“早产”出来房屋产权证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房产证的审批办理过程是非常严格的。在正常的情况下,新建的房屋需要通过的验收部门很多,涉及到建设、消防、绿化、园林、防雷、节水、环保、规划等多个部门,如果其中任何一项不达标,综合验收就无法通过,规划部门就不能发给正式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也就无法申办房屋产权登记。
  一个“半拉子”工程如何逾越这些法定程序,在还没有竣工的情况下就获得了产权证?
  记者就此采访了香河县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承认记者提供的廊房权证香E字第724号,第725号,第733号、第734号,第737号都是真的,确实是该局为香河彩星经纬家居城有限公司办理的房权证。并说这是县里协调的,当初为了让彩星公司贷款方便而提前办理的房权证,但后来,因为发生纠纷,房产局又把这些房权证扣押了,没有发给彩星公司。工作人员还认为,房权证“早产”并没有什么违法违规,他认为,土地都是人家的了,土地上的房产也就毫无疑问是别人的。
  而记者在查询了相关法规并采访了专业人士了解到,城市规划区国有土地范围内的新建的房屋权属登记并不像工作人员所说那么容易,而是有严格的规定。在相关部门的操作程序上应该是:申请人应当在房屋竣工后向登记机关申请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并应当提交用地证明文件或者土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房屋竣工验收资料以及其他有关的证明文件,如房屋面积测量成果报告、竣工项目地价款核实复函(出让宗地)、商品房需提交公用建筑面积分摊材料、国有土地使用证或土地来源证明材料、房屋竣工证明文件、立项批复、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请人身份证明或法人资格证明。
  “政府相关部门这样违规办房产证,不仅又造成了大量税收的流失,而且对于一个规划为庞大的商业场所的建筑物来说,没经过质量验收等相关程序,安全等方面的隐患不可想像,并且这样明目张胆帮私有企业去欺骗银行贷款竟然这样振振有词,实在难以理解!”记者就此采访北京律师张春,他对此也表示愕然。
离奇的股权流失,结合着“早产”的房产证和蹊跷的评估报告,在香河被演绎成了各种版本的传说,其中的混沌也许只有那孤立在黄金地段的“半拉子”工程能说清楚。
[注:以上文章摘选自人民日报社《大地周刊》]
发表于 2012-6-2 09: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财了,后来才明白,天亮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